隔壁一晴

吃翔叶吗?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啊!
偶尔嗑唐林|王喻,对攻受上下不执着
三次元重度沉迷musical,坐标Manhattan,一个统计狗

© 隔壁一晴
Powered by LOFTER

【唐林唐】不期而遇(中)

唐昊X林敬言 无差

原著向,傻白甜

*本文含一点双花

*设定这个时候同性恋已经被社会认可了

(上) 

 

(中)

 

从这场不期而遇开始,QQ上随手聊几句,偶尔约顿饭,两个人就这样神奇地熟起来了。

也不能说“神奇”,毕竟抛却那些个龃龉,他们都有一个聊不完的共同话题——荣耀。

唐昊憋了些不能和队员说的话。至于林敬言,其实也蛮乐意和唐昊聊聊的,一来关心呼啸,二来毕竟他生活里新的朋友还没来,旧的朋友却多少有些疏远了。

当年他离开呼啸转会霸图,算不上难堪,但确实是呼啸高层做事不厚道,林敬言也就没回俱乐部看看,除了老队友阮永彬其他基本断了联系。至于霸图的那几位夕阳红和兴欣的方锐,毕竟隔得远又在役,聚的时间总是少。学校就更不能指望了,他年龄大一圈又多少算是名人,双重距离导致他不可能与“同学”交心。

其实唐昊挺好,一旦有所了解,就会发现这小孩蛮有意思的。

混熟后他会毫不客气地在林敬言面前吐槽刘皓或者其他队员又怎么怎么傻逼了,回去却还是那个年轻但越来越可靠的队长;他会好奇地把林敬言的古文课本要来看,结果撑不了三分钟又甩一边吐槽这不是人看的;他会在知道林敬言戴的是平光眼镜后大笑说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闷骚老流氓……

好感条就这样在两个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静悄悄地跑着。

不过要是能再加一点点石成金的契机就再好不过了——这么一说,后来唐昊和林敬言能成,最大的功劳该颁给林敬言家那只伟大的猫主子。

唐昊当初听说林敬言还养了只猫就好奇想去看,借着这么个水到渠成的借口就一步踏入林敬言的家了。——当然,那时候两位“直男”都还没多想。

“哎,这猫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唐昊看着角落里兀自打盹儿的猫说道,他总觉得林敬言这样的斯文人会养一只……嗯,比如说比较高贵漂亮的布偶猫这种?总之不是眼前这样的,瞧不出品种,即使洗得很干净也掩盖不了丑丑的感觉。

林敬言说:“就是只野猫,路上捡的。”

“……你这同情心也太泛滥了吧?”唐昊又对林敬言的“好人”属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也不知道被抛弃了多久,捡到的时候就小小的一团正缩着躲雨,看着怪可怜的。”林敬言抱起小猫往唐昊这边递,“而且还算可爱吧?你摸摸?”

见唐昊有些犹豫,林敬言又说道:“疫苗啊证啊什么的我都弄了,放心。”

“我没嫌弃,只是从来没养过猫猫狗狗,不太习惯。”唐昊新奇地摸了一把,没忍住又摸了一把,又摸了一把……

这就是堕落的开端了,从此唐昊也成了一位吸猫成瘾人士,当然他也抗拒过,总觉得猫奴属性和他日天日地的第一流氓气质严重不符,可惜猫主子说:人类,呵,天真。

后来唐昊的病情已经严重到想自己养一只吸了,可偏偏呼啸老板是个见到长毛的东西都会尖叫的主,那气势能掀翻俱乐部的屋顶。唐昊平时只好云吸猫,得空就往林敬言那跑,被一众队员调侃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真相了呢。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下还有件关键的事没做——

“哎,林敬言,这猫叫什么?”唐昊问道。

林敬言一愣:“刚捡不久,没取过名字。”

“啊?那你平时怎么叫?”

林敬言偏头想了下:“就小猫?猫猫?喵喵喵?”

唐昊甩开脑中“林敬言这是恶意卖萌吧可真的好萌啊”这样诡异的念头,红着脸说道:“咳,那不就和其他猫没区别了?必须取个名字啊!”

“随便啊,那你取个呗。”林敬言正握着猫爪在逗弄。

唐昊心念一动:“那我取了啊,就叫唐三打怎么样?”

“啊?”林敬言没想到唐昊会拿唐三打当猫的名字,“你……不觉得怪怪的?”

“也还好吧,不挺有意义的?”唐昊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那一瞬间,想到了这个名字,觉得不错。

林敬言还是点头了:“……也行吧。”既然都说了让唐昊取了,那就这名吧。

当初唐三打在他们两人间的交接可不算和谐,估计也就唐昊这样的敢毫不避讳了。

“你好,唐三打同志!”唐昊煞有介事地与猫爪握了握。

林敬言看唐昊这副幼稚样子,一下子也笑开了。

这名字确实取得好,林敬言后来慢慢琢磨出不对味来了,怎么有种诡异的他和唐昊一起养了个儿子的感觉?

说起来就因为这名字,猫主子虽然没亲自去过呼啸俱乐部,却还是机缘巧合狠狠坑了呼啸老板一回,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

 

后来因着“多年土著带外地人玩南京”的由头,林敬言和唐昊搭伙逛了不少地方。

他们一起爬过古城墙,也一起乔装打扮去过总统府人挤人。他们一起吐槽过夫子庙几家又贵又难吃的店,也一起搜寻过城市巷道里地道的三无小吃摊,两个资产千万的人吃着十几块一碗的鸭血粉丝吃得简直乐不思蜀。

当手机动不动就能被唐昊一堆鸡毛蒜皮的小事刷屏,偏偏他还陪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林敬言终于觉察出哪里不对了。

林敬言思前想后,给远在霸图夕阳红的张佳乐打了个电话。

“喂,张佳乐,现在是休息时间吧?”凡是在霸图待过的人,时间观念都非常精确,即使退役大半年了林敬言也没有忘却。

那头张佳乐笑道:“当然啊,霸图的作息精确到分,十年不变嘛。”

“嗯……那我咨询你个事行不?”

“你说!”张佳乐一口答应。

“就,你记不记我刚来的时候,你说我整得平光镜有点斯文败类的气质?”林敬言实在不知道怎么打开话题,只好先迂回起来。

那头的张佳乐愣了,硬是没想通林敬言时隔这么久忽然提这茬是想作甚?

“咳,你还说,我有点gay的潜质……”林敬言摸了摸鼻子:这话说出口还真挺不好意思的。

张佳乐不吭声了,他有点琢磨过劲来了。

林敬言支支吾吾:“然后……我就是说,我可能,也许,真的……”

“我就说!!”那头的张佳乐忽然一拍大腿,兴奋了起来,“在霸图我一见你gay达就嗡嗡作响,你当时还嘴硬!我告诉你,你没弯那都是因为你还没碰上那个人!哎哎哎,所以这回是碰上了吧,何方神圣啊?我认识吗?要我帮你参谋吗?我和大孙的故事我可以事无巨细地给你参考啊!!”

“呃,你和孙哲平的爱情故事就不用了。”林敬言笑笑,“我就是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确定,就,嗯……就是那个人了呢?尤其是之前,从没考虑过要和同性……”

“这个啊真有点难形容。”张佳乐似乎是沉浸到回忆里去了,“当初打打闹闹的时候还不觉得,后来孙哲平出了事你也知道,那时候就忽然觉得,他那个离开的背影,真的很难看啊,这辈子都不想再看第二次了……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其实有没有爱上的感觉还是很明显的。就比如开窍了以后,我再回想当初的每个细节,就连最开始在昆明火车站人潮里看见他的第一眼,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了。”

林敬言拿着手机往沙发背上一靠,思绪飘回了第八赛季全明星新秀挑战赛的现场,那比赛前比赛后的两句“以下克上”可真是没给他留一点情面。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居然满脑子都是少年人那意气风发的神采。

那时候的唐昊真是狂得理直气壮啊,可偏偏就是这种少年心气让人心生向往。

林敬言嘴边泛起一个似是无奈又似是释然的笑:“我想我有答案了,谢了。”

“哎,多大点事,成了可千万告诉我啊!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我要听事无巨细的老林恋爱心路历程!!”

“嗯嗯,到时候一定。”林敬言开着空头支票。

不过张佳乐怕是光听到名字就会被吓死吧。林敬言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点恶作剧的趣味。

 

TBC

(下)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