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一晴

吃翔叶翔 | 喻王喻 等等
超级杂食沉迷互逆,慎fo
三次元重度沉迷musical,坐标Manhattan

© 天台一晴
Powered by LOFTER

【翔叶】不由自主(13)

哎呀怎么还没写到糖,你们两个快去西湖约会吧!!急死我了

 

13

 

“这里是……”

叶修睡眼惺忪地环视了一眼所处的房间,发现是颇为眼熟的嘉世宿舍。至于昨晚的事……叶修怎么努力回想,最后的记忆也只停留在第一个来敬酒的人上。

果然……就不能对自己“一杯倒”的属性有任何侥幸心理,也不该对“酒=互换”这个猜测有侥幸心理。

但不管再让他选几次,就算只能high这么一杯,他还是会选择一口气喝下去。

这一场胜利来之不易,他带着兴欣所有人苦苦筹备了一整年,甚至赌上了自己所剩无几的全部职业生涯。若连庆祝都不让人疯一次,也未免太憋屈。

不过现在,他得积极面对副作用了。这次互换算他明知故犯,该给小朋友道个歉。

说起那个小朋友……从昨日起心底那点似有若无的担忧,终于找到机会冒了头。

孙翔退场时情绪很不对,连自己在打量他都没有注意到,要知道从前孙翔可是对他的存在非常敏感的。

其实叶修知道,这个比谁都骄傲的后辈出道后的路不可谓不坎坷——起点很高,摔得很惨。孽缘的是会心一击还都是由自己造成的。但无论是全明星上的当众难堪,还是嘉世后来的一路降级,起码他从未在那双眼里看到过类似灰心、挫败的情绪。

那句“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明天则未必。”他至今还记得。

那双眼里就应该盛着永不言败的火焰……

叩叩叩——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谁啊?”叶修问道。

“肖时钦。孙翔你起了吗?”

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觉得可以见人,于是直接踮着脚过去开了门。

“刚起?”

“嗯。”

“我……决定回雷霆了。”肖时钦推了推眼镜,将雷霆二字在唇齿间回味了下,才继续说道,“晚上那边会有人来和陶轩交涉。我定了明天离开的机票……你呢?”

“我?……还不确定。”叶修搪塞。

嘉世继续在挑战赛沉沦,恐怕不仅是像肖时钦和孙翔这样的王牌选手,可能打轮换的都要留不住了。叶修难得有些惆怅,不知道嘉世到最后,还能剩下什么呢?他那位曾经的好友,在盲目追求商业化时,是否料到过今日?

肖时钦看孙翔脸色不太好,安慰道:“你也别想太多,以你的实力,肯定会有许多战队来找你的。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在嘉世这段不长不短的队友时光里,肖时钦还是很看好这个看似飞扬跋扈,其实人挺可爱单纯的后辈的。孙翔的努力与进步他都看在眼里,所以他相信低谷过后会有光明的未来。而即将回雷霆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抱着如此的信念?

“嗯,谢谢。”对于孙翔,叶修也是这么相信的。

“那个,今早来找你,主要是想问问要不要一起去西湖边逛逛?”

“啊?”叶修惊讶。

“不是你以前说的吗?很喜欢杭州这个城市。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走之前最后看一眼?”

“最后看一眼”这几个字敲在叶修的心上,引出古怪的别离愁绪翻涌而过。是啊,以后再也不能在马路边偶遇那位时而嘲笑他衣品,时而嚷嚷着要打败他的小朋友了。

叶修打定了个主意,于是回绝道:“不好意思啊,不能陪你了,今天我想一个人随便走走。”

肖时钦没多说什么,点点头表示理解就离开了。虽说他相信孙翔很快会走出来,但挑战赛失利的打击之大他也感同身受。对于这么骄傲的少年来说,提供独处的时间说不定是更好的疗伤方法。

 

“叶修,接电话!!”

伴随着持续恼人的苹果默认铃声,孙翔耳边响起一个略显陌生的大叔嗓音……他缓缓睁开眼,发现隔壁床躺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大叔……

“我靠——!哪来的老变态!!!”孙翔就差放声尖叫了。

魏琛本来就被叶修那手机铃声烦得要死,这一嗓子彻底把他吵醒了,张口骂道:“老变态叶修你说谁呢!妈的大早上电话响个不停,吵死老夫了!”

魏琛昨晚喝了不少,这会儿言语间还都是醉态呢。

孙翔这回瞌睡是彻底醒了,认出了这大叔就是兴欣那个特特特没下限的猥琐流术士,再闻闻这个满屋酒味,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时隔大半年,他这是又穿成叶修了!

孙翔没好气地把屏幕上显示是“孙翔”的电话接起来:“叶修!!!”

那头是叶修难得有点讨好意味的声音,可虽说着道歉的话,却让孙翔怎么听怎么觉得来气。

“哼。”孙翔鼻孔出气。

“总之对不住,下回我一杯都不喝了,孙翔大大先出来吧。知道你现在是在上林苑吗?我来小区门口找你?”

“不知道!”孙翔答得理直气壮,“但我不像某些老年人,我会用百度地图!哎我说,你的手机怎么连个地图没下啊。”孙翔戳着叶修过分简洁的主页。

“好好好,你厉害,那你下个呗。我一会儿就到门口,你出来前就和大家说今天要出来散散心好了。刚好老板娘联系的度假明天才出发,今天你就和我在外头晃晃吧。”

“哦。”孙翔高冷地应了一声,然后把电话挂了。

度假度假,度个鬼的假!他们兴欣倒是惬意的很。

 

等孙翔到了小区门口,叶修早等在那了。

“早啊,身体感觉还行吗?”叶修问道。

“好得很。”孙翔心想,你不是说只喝了一杯就倒了?那能有什么副作用,辣鸡。

“那就好,今天原本有安排吗?没打乱你计划吧。”

“托你的福,现在空得很。”孙翔翻了个大白眼,“你今天好像特别好心啊,有阴谋。”

“呵,哪有什么阴谋。”叶修没想到孙翔都阴谋论了,自己平时态度难道很差吗?

叶修又问:“这么空?……陶轩没动作?”

“怎么会,空的是我们这些员工,大老板当然忙得很,嘉世准备拆分出售了。”其实陶轩叮嘱过不要提早泄露的,可孙翔现在没这个心情去保密。

“……”居然决定直接拆分出售?!叶修是真没想到,陶轩会直接选择放弃,明明之前和自己斗的时候挺有气力的。

“我还在等消息,哦,雷霆有人要来,貌似过几天轮回的高层也要来,具体的不清楚。”轮回到底要谈什么,孙翔也不知道。

“……”

刚起床的烦躁过去,压抑的感觉又爬回了孙翔的心头,两人面对着陷入了沉默。其实何尝是叶修不知道说什么,孙翔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对打败嘉世导致其解散的直接原因叶修发脾气?还是说对不起没守住嘉世和一叶之秋?可一叶之秋本来也不是叶修心甘情愿交到他手上的。

“喂,嘉世要倒了……你是不是挺难过的啊?”孙翔悻悻地问道。

出乎孙翔意料,叶修摇了摇头:“嘉世不会倒。”

“你别不信啊,是陶轩他亲口说——”

“我的意思是,就算是倒了,也只是某个人自己倒了,嘉世的精神,不会倒。”叶修直直地看着他,眼里的坚定之色一扫之前的怅然。

孙翔张了张嘴,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又是这样……孙翔有些丧气地想。不止一次这样了,他觉得这种时候的叶修很耀眼,耀眼到明明人就站在他面前,却感觉自己其实离他很远很远。

“那我呢……我让你失望了吗?”话一出口孙翔就后悔了,恨不得当即以头抢地,看看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水吗?!这迷弟般的措辞,这酸溜溜的语气……

没想到孙翔会问这样的问题,叶修也是一愣,随即笑了,手无比自然地摸了摸孙翔的脑袋——身高差这会儿逆过来了,叶修不得不承认185的感觉是挺爽的:“没有。嘉世内部早就腐烂了,人心要变了,战术再精湛也拉不回来……我当初自己都没做到的事,怪不得你。”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听了这话,孙翔确实觉得自己心上的阴霾散了不少,甚至渗出一丝甜甜的味道。

叶修又说道:“不过说起你,进步是很大,但也别以为自己就多厉害了,小朋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这要是平时听到叶修这种话,孙翔早就气急败坏地顶回去了,可现在他只是梗着脖子却暗地里承认叶修确实说的有道理——谁让他昨天刚心服口服输了一场呢。

“以后的路么……轮回的人我看多半是为你而来的,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好好把握吧!”

“真的?轮回为我来的?!”孙翔大喜。

“据我分析八九不离十。”叶修看着孙翔,心想这一会儿烦躁一会儿沮丧一会儿惊喜的心情,还真全直直白白地写在脸上了。在嘉世那浑水里待了一年多,坦率的性子倒是一点没变,挺好。

“行了,咱们也别杵在这晒太阳了。机会难得,不是喜欢杭州吗?今天我这半个本地人就带你西湖一日游吧。”

“啊???”

 

TBC

(14)

评论(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