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一晴

吃翔叶吗?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啊!
偶尔嗑唐林|王喻,对攻受上下不执着
三次元重度沉迷musical,坐标Manhattan,一个统计狗

© 隔壁一晴
Powered by LOFTER

【翔叶】不由自主(8)

算是过渡章?感觉中篇要被自己写成长篇了……

我也好想感情线飞一样地跑起来然后整天搞事+撒糖啊,叹气

 

8

 

“孙翔,醒醒,你奶奶刚喊我们去吃早饭。”推了好几把也不醒,反而被这个睡得死沉的大男孩挤到了床沿的叶修有些无奈。

但事实是,半睡半醒间把叶修挤到床沿已经算孙翔客气了。小时候孙翔的睡姿只能用“销魂”二字来评价,他是可以做到一觉睡醒发现自己乾坤扭转了180°的神人,上小学后才渐渐收敛了不少。大概是因为头吊在床尾,脚架在枕头上也不是什么愉快的姿势。

“嗯……谁啊?困死了,早饭不吃了!要训练了再叫我。”孙翔朝着叶修的方向翻了个身,脚都架上来了。

软绵绵的……挺舒服,孙翔的脚肆无忌惮地又往上蹭了蹭。

叶修一阵鸡皮疙瘩,赶紧从床上蹦起来,生怕晚一步就落入八爪鱼般的孙翔的魔爪。

动静闹这么大,某人还是没有要醒的架势。叶修叹气:这家伙……倒还记得训练。叶修实在是没辙了,灵机一动想起网上看过的段子,结合起来出此下策——

他凑到孙翔的耳朵边喊道:“好消息好消息!嘉世倒闭了,老板欠下巨额债务,一叶之秋跟着叶修跑啦!全场大甩卖,只要九块九,全都九块九,孙翔也只要九块九!!”

“什么!!!”孙翔如垂死病中惊坐起,“叶修那个混蛋在哪?!!”

孙翔一睁眼就看到叶修一张憋笑憋到有点扭曲的大脸。

“哈哈哈哈哈!”叶修终于是没憋住。

“叶修!!”明白被耍了的孙翔咬牙切齿。

叶修笑了好久才堪堪收住:“我说,你都几岁了还赖床,在嘉世也这样?”

“没有!我那是昨天没睡好!”一想到昨天的事孙翔就来气,叶修倒在一边呼呼大睡,他郁结到半夜三四点才终于睡着。

“我猜也是没睡好,我就说现在的小朋友心态哪有这么好。”帖子叶修也看了,全篇虽说有点干货,但到处夹带充满个人情绪的谩骂,有失公允可杀伤力又极强。

“我心态好着呢!”孙翔瞪叶修,但眼中的血丝显然出卖了他。

“哎,孙二翔。”

“你说谁二呢!!”孙翔怒回,孙二翔是什么鬼啊??

“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

“所以?”孙翔莫名其妙。

“大年初一是不允许不开心的。”

“还有这种规定?你当哄三岁小孩呢!”孙翔显然不信。

“当然有。”叶修一本正经地点头,“所以,那些烦心事就都留在去年吧,走,吃早饭去。”

孙翔没想到叶修还会安慰人,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孙翔看着眼前这脸T,莫名其妙地觉得,一直被他视为死敌的某人最近变得顺眼了。

这怎么可能呢?

嗯,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脸太帅了,昨天看习惯了。孙翔这样告诉自己。

 

荣耀联赛正值赛中,说是年假,职业选手的假也长不到哪里去,初五的时候嘉世的人就全来齐了。

新的一年,动员会上陶轩例行发表了不少新年展望,嘉世众人附和着,自然也是希望嘉世能在新队长的带领下走出低谷。

可惜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得偿所愿,常规赛后半段嘉世依旧一路低迷,他们离最终的出局审判越来越近。网上嘉世粉们都骂不动了,他们已经失望到麻木。相比之下嘉世黑们好像更有毅力,一个劲在那上蹿下跳落井下石。

嘉世高层们对孙翔也不再是以前凡事捧着的态度了,巨大的压力压下来,孙翔找不到发泄口,一天比一天暴躁。

孙翔打比赛一直是很独的,倒不是他恶劣到故意不遵守团队战术,而是一种潜意识上的欠缺。他虽然也有意改变,但始终不能和队友形成游刃有余的配合。在高水平的赛场上,意识稍不到位,团队配合就会流于形式,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去年的食堂事件,孙翔是早就忘在脑后了,但刘皓绝对是个斤斤计较的。孙翔让他当着这么多人丢了面子,也别指望他再追着巴结孙翔。刘皓阅读比赛的能力还是要比孙翔强上不少的,作为副队长,态度从“积极配合补漏”变成“放生孙翔自己想办法出风头”,这在场上带来的变化无疑是致命的。

孙翔刚开始还没发觉问题出在哪,只好更拼命地挥舞手中的却邪,后来知道问题后差点没气到爆炸。念在嘉世已经是生死存亡之秋了,他才忍住没去揍刘皓一顿。

可问题还是要解决,让孙翔低声下气去示好下辈子都不可能,孙翔苦恼半天,决定第一次端起“队长”这个架子。

平心而论孙翔觉得自己已经很客气了,可他说着说着,一句“你能不能心思别这么乱,在场上就只关注场上的胜负”,不知戳到了刘皓什么痛处,孙翔没炸刘皓倒是先炸了。

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

 

这节骨眼上还闹不和,上层也烦,开了个会后陶轩找上了孙翔。

“凭什么雪藏我?!有病的是刘皓!!”一听完陶轩的话,孙翔激动地回道。虽然理智告诉他上层没理由花大价钱把他买来,又在他个人实力还很强劲的时候雪藏他,但情感上的恐慌他骗不了自己,只能用更盛的愤怒来掩盖。

“只是暂时称病休息,这是为你好,也是为嘉世好。”陶轩心平气和地解释道,“常规赛离结束也没多久了,所以我们要提早做好出局的公关。”

“你们……已经放弃了吗?”孙翔有点懵,他其实一直没做好嘉世真的出局的心理准备。他最近只是反复地告诉自己,理论上还有希望,是有希望的!他只要在后面的三局里都以压倒性的大比分胜出,就还有转机。可他没想到,在他准备背水一战时,身边的人可能早就都放弃了。

“当然没有,我们只是战略上放弃剩下的常规赛。王牌称病能安定下粉丝的情绪,让他们觉得输是情有可原的。”

孙翔没有搭话,这种事情他不想懂。

“不破不立,嘉世在挑战赛时期会有大动作,我就给你透露一点,刘皓会被交换转会走,所以你尽管放心。”虽说陶轩清楚刘皓在逼退叶修这件事里担任了什么角色,但他自有手段妥帖地“灭口”,榨取刘皓最后的剩余价值。

“……交换?交换谁啊?”

“还在接洽,不过快成了。”提到这事陶轩心情相当不错,临走前拍了拍孙翔的肩,“最近你就当放假,好好休息,等着好消息吧!走了!”

 

现在嘉世还能有什么好消息!要出局已经够糟心了,更糟心的是他作为队长竟然只能在场外眼睁睁地看着,真是可笑至极!!

这时候孙翔真的很想一拳把电脑屏幕打烂,好像这样就能让这些对嘉世和他冷嘲热讽的嘉宾闭嘴似的。但职业选手的手太重要了,他最后只能狠狠踢了床板一脚。

休息的这段时间他几乎一直待在宿舍里,捧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研究各种比赛视频,虽然刚开始很艰难,可后来真的让他摸到了不少战术的门道。

但不懂的东西更多,孙翔又根本找不到人交流。他人缘差,本来就只有七期的几个人还聊得来,但大家所属不同战队,怎么问也不合适。

可时间一长实在是憋得慌,而人一旦憋得慌,就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说现在,他打开了和叶修的对话框。孙翔选择性遗忘了这货刚传闻要自己组战队参加挑战赛,很可能就是嘉世未来对手的事实。

两人上一条消息还在快两个月前,过年的时候。

“我要怎么做?”

他到底该怎么做?电脑这端的孙翔花出了很大的力气,才按压下浑身的颤栗打完这几个字点了发送,这是他平时绝对不会做的弱势姿态。

孙翔等了好一会儿,那边却没有人回。

他理智渐渐回笼,又觉得这更是怎么遮都遮掩不住的难堪。消息过了可撤回的时间,孙翔愤怒又懊恼地关机,一个人蒙在棉被里郁结。

 

TBC

(9)

评论(16)
热度(139)